當前位置:首頁 >事故案例 >關於《化工(危化品)生產儲存在役裝置安全設計診斷複核 製度(試行)》等“五項製度”的解讀

關於《化工(危化品)生產儲存在役裝置安全設計診斷複核 製度(試行)》等“五項製度”的解讀

關注: 發表時間:2019-11-27


為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和省委、省政府關於危險化學品安全生產工作的決策部署,深刻吸取河北張家口“11·28”、江蘇響水“3·21”等重特大生產安全事故教訓,深入排查治理危險化學品企業安全風險隱患,切實履行企業安全生產主體責任和部門監管職責,提高安全生產管理水平,有效防範危險化學品事故,保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省應急管理廳組織製定了《化工(危化品)生產儲存在役裝置安全設計診斷複核製度(試行)》《專家駐企檢查指導服務製度(試行)》《危險化學品重大危險源源長責任製度(試行)》《危險化學品企業安全生產應急管理值班值守製度(試行)》《危險化學品企業主要負責人安全管理能力考核製度(試行)》(鄂應急發〔2019〕18號,以下簡稱“五項製度”)五項製度,於2019年9月2日起施行。

去年以來,全省化工行業安全生產形勢總體穩定,未發生較大及以上生產安全事故,但危險化學品領域生產安全仍然麵臨嚴峻複雜的形勢和重大挑戰。具體表現在:一是安全風險辨識管控不全麵、有遺漏;二是安全基礎薄弱,全員安全生產責任落實有漏洞;三是安全監管有缺陷,缺乏對企業存在的隱患問題進行係統性分析、研究和防止同類型隱患再生的有效措施。因此,出台相應的管理製度已十分必要。如何充分固化我省危險化學品安全監管工作好的做法,督促危險化學品企業知底線、明責任、強管理,守住安全紅線,緊繃安全生產弦,主動、自覺履行安全生產主體責任,有效防範風險、消除隱患、遏製事故,“五項製度”應運而生。為便於企業和危險化學品監管部門更好的落實“五項製度”,不斷規範“五項製度”有效執行,現就“五項製度”重點內容簡要解釋說明如下。

一、“五項製度”出台的背景和意義

(一)出台背景

2018年以來,全國接連發生了四川宜賓“7·12”爆燃事故、河北張家口“11·28”事故、江蘇響水“3·21”爆炸等重特大事故,事故傷亡之大、損失之重、影響之深,始終牢牢牽動著黨中央、省委省政府和全國人民對危險化學品生產安全的深切關注。習近平總書記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批示,始終強調發展不能以犧牲人的生命為代價,始終注重抓緊安全生產責任製這個“牛鼻子”。省委書記蔣超良、省長王曉東也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批示,省政府數次召開專題會議,曹廣晶副省長對切實加強全省危險化學品安全生產工作、有效防範化解重大安全風險提出了明確、具體的要求。

防範化解危險化學品安全風險、有效遏製事故,重點在於提升安全管理、把控重要點位、關注核心人員、強化應急值守、牢守重大風險部位;關鍵在於實施安全設施改造升級,提升本質安全水平;落腳點在於全麵落實安全生產主體責任,特別是企業負責人安全生產責任和全員安全生產應知應會能力。2018年底開始,省廳危險化學品監督管理處成立專班,指定專人,堅持問題導向和目標導向,廣泛吸取事故教訓、收集安全生產法律條文和大量實踐經驗,分別對生產儲存在役裝置安全設計診斷複核、專家駐企檢查指導服務、重大危險源源長責任製、應急管理值班值守和主要負責人培訓考核等5個方麵內容,深入調研、征求意見後,形成“五項製度”。

(二)意義

在全黨、全國上下深入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之際,“五項製度”的出台是危險化學品監管人員查擺源頭問題、牢守安全初心、勇擔監管使命的最佳實踐闡釋和牢固樹立“以人民為中心”思想的行動體現,是企業本質安全提檔升級、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重要保障。“五項製度”從安全生產基礎管理、基本要求入手,著力解決基礎性源頭性瓶頸性的問題。江蘇響水“3·21”事故發生後,危險化學品領域已成為安全生產工作的“心腹大患”和重中之重,社會普遍“談危色變”,這再次警示我們,危險化學品安全生產工作,不能有一絲鬆懈、一毫放鬆,必須要如履薄冰,必須要常抓不懈,必須要用更高標準、更嚴要求、更實舉措推進危險化學品安全生產工作,下大力氣解決好一些影響製約危險化學品安全生產的深層次問題。“五項製度”順勢而生,它明確了危險化學品企業安全管理的規定動作,明晰了履行主體責任的基本義務,明曉了強化安全管理的應有水平,對於進一步規範和提升應急管理部門和企業安全生產工作,落實安全生產責任製要求,防範化解重大安全風險,有效遏製事故發生,具有十分重大的意義。

二、“五項製度”的主要內容

“五項製度”針對重要點位、重要時段、核心人員存在的重大風險,規定了明確、科學合理、有針對性的安全管理要求和安全技術措施。

(一)《化工(危化品)生產儲存在役裝置安全設計診斷複核製度(試行)》

我省危險化學品企業在數量上仍以中小型企業為主,建廠時間較早,由於曆史原因,大部分企業存在未批先建、邊建邊批或未經正規設計,建設標準低,工藝裝備水平落後,造成先天性隱患且整改難度大,如生產裝置安全距離不符合現行規範標準的問題;加之企業在不斷改造、提升、優化生產工藝流程,變更頻繁,更有甚者,變更未經審批,導致工藝裝置、設備設施的本質安全存在諸多薄弱環節。為有效解決上述曆史遺留問題和危險化學品企業在規劃布局、項目建設標準、安全設施設計等方麵存在的突出問題,不斷提高企業生產儲存在役裝置的本質安全度,根據《關於開展提升危險化學品領域本質安全水平專項行動的通知》(安監總管三〔2012〕87號)《國家安全監管總局住房城鄉建設部關於進一步加強危險化學品建設項目安全設計管理的通知》(安監總管三〔2013〕76號)《省安監局關於印發湖北省危險化學品生產儲存在役裝置安全設計診斷工作實施方案的通知》(鄂安監發〔2013〕44號)和《湖北省危險化學品安全綜合治理實施方案》(鄂安〔2017〕1號)文件要求,結合實際情況製定了本製度。

本製度共13條,涵蓋了安全設計診斷複核的適用範圍、資質和程序要求、診斷複核內容、診斷結果報告和運用等內容,從裝置布局、工藝流程、設備管道、自控係統、公輔工程、裝置運行和變更管理等7個方麵開展診斷複核。重點強調了裝置運行安全管理(包括操作規程、異常工況監測預警、開停車等)以及變更管理(包括工藝技術變更、設備設施變更、管理變更、變更程序等)的診斷複核這一核心關鍵,突出要係統、全麵地排查和消除“兩重點一重大”危險化學品企業的生產儲存在役裝置的固有風險,從根本上杜絕屢查屢犯的頑固性隱患,有效防範企業擅改設計,隨意改變安全設施用途,對生產設備隨意“湊數”等嚴重違法違規行為。

同時,本製度還具有以下鮮明特點:一是“鼓勵有實力的危化品單位自行組織進行安全設計診斷複核工作”,把主體責任落到企業,避免花錢買報告、純粹為了報告,交差了事,而企業仍然隻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等形式主義,“鞋子合不合腳,隻有自己知道”,從而倒逼企業主動履行主體責任;二是對有五種情形之一的,危險化學品單位應立即開展診斷複核,且明確規定了哪種情形下應進行全麵診斷複核,哪種情形下應進行專項診斷複核,具有很強的針對性和可操作性;三是對參與診斷複核人員的學曆、經曆作了明確要求,“應具備化工和安全管理專業本科以上學曆、從事化工行業5年以上經曆”,並對診斷複核報告負責;四是特別強化了對診斷複核結果的運用,一方麵診斷複核人員要針對問題提出符合國家標準和企業實際的整改方案,深入研究分析根源,指導整改,另一方麵安全監管部門要加強監管,開展專項檢查,依法從嚴查處弄虛作假的單位。

(二)《專家駐企檢查指導服務製度(試行)》

截止2018年底,我省從事危險化學品安全監管人員427人,其中具有化工專業背景的隻有108人,遠低於國家規定的70%以上的標準。普遍存在安全管理、工藝技術等專業人才不足、監管能力不高、化工從業人員安全技能低等問題。結合當前國務院安委會正在開展的重點縣專家指導服務工作情況和我省實際,根據《國務院安委會辦公室關於開展危險化學品重點縣專家指導服務工作的通知》(安委辦〔2019〕1號)和《關於印發<全省危險化學品重點縣對口幫扶指導和專家駐企檢查工作方案>的通知》(鄂安辦〔2019〕14號)文件精神,製定本製度。本製度是重點縣專家指導服務工作的拓展和延伸,是充分利用化工專業人才資源,幫助企業開展風險隱患排查治理,快速提升安全監管專業能力,全力提升危險化學品領域安全生產工作綜合能力的有效途徑。

本製度共12條,第一條開宗明義便提出實施精準檢查、精準治理,強化風險管控。重點關注紅色風險等級、發生事故和有重大隱患3類存在安全風險的企業,由省廳組建由安全管理、工藝設備、儀表電氣、應急與消防等專業組成的專家服務團隊,組織開展駐企檢查,各地按分級、屬地管理原則組織專家開展其他企業的駐企檢查。強調了駐企檢查的內容,即采用涵蓋化工過程安全管理全要素的清單式檢查表,矯正一些專家僅憑經驗,將經驗作為檢查依據等隨意性。明確了專家駐企指導服務的詳細程序和具體要求,排查隱患“不走過場”“不看表麵”,幫助企業“全方位”“零遺漏”查找問題和隱患,做到“一企一策”,實施精準整治。本製度規定了專家職責:“駐企專家組應針對企業存在的問題和薄弱環節,幫助企業製定針對性的培訓方案,並指導實施。”“省應急管理廳建立駐企專家組考核評估製度,各級應急管理局應對駐企專家組進行履職考評”,有效地克服以往專家檢查後一紙檢查意見書了之的現象,強化了專家責任,突出了專家指導服務的作用。本製度還特別規定了專家駐企檢查產生的費用可由政府購買服務經費解決,企業應主動配合駐企檢查等方麵的內容,有效保障駐企檢查順利開展。

(三)《危險化學品重大危險源源長責任製度(試行)》

眾所周知,危險化學品重大危險源是高風險區域,一旦發生事故,後果及造成的社會影響不可估量,一直是危險化學品安全監管中的重中之重。依據《危險化學品重大危險源監督管理暫行規定》(原安監總局令第40號)等有關法律法規規章要求,製定本製度就是要特別強化對重大危險源的管控。

本製度共7條,核心要義就是明確了主要負責人是本企業重大危險源源長,實行源長負責製,源長是本企業危險化學品重大危險源安全管理的第一責任人,要求企業主要負責人把重大危險源的安全管理拿在手,親力親為抓好防控。明確了源長應當履行的八項職責。細化、實化了安全生產責任體係,如設立源長公示牌,接受全體員工監督等內容。從而構建責任明晰、管理嚴格、措施有效、應急有力的重大危險源安全管控機製。同時,與另外四項製度相比,本製度條款雖少,隻有7條,但其中就有2條,即第6條、第7條均涉及查處內容,凸顯了對重大危險源的管控不得有一絲一毫的麻痹思想,必須在“常”“長”上下功夫,嚴防死守,確保防得住、守得穩。

(四)《危險化學品企業安全生產應急管理值班值守製度(試行)》

2018年11月28日,河口張家口市盛華化工有限公司發生24人死亡、21人受傷、38輛大貨車和12輛小型車損毀的重大爆燃事故,調查報告顯示主要負責人及重要部門負責人長期不在公司,充分表現其管理極其混亂,不出事故是僥幸,出大事故是必然。我省危險化學品企業或多或少也存在類似情況。為深刻吸取事故教訓,規範安全生產應急管理值班值守,根據《生產安全事故應急條例》(國令第708號)《生產安全事故報告和調查處理條例》(國令第493號)和《湖北省企業安全生產主體責任規定》(省政府令第339號),製定本製度。本製度共11條,對應參加安全生產應急管理值班值守人員和主要負責人承擔的職責作了細致的規定。

一是界定了企業負責人和應急人員的範圍;二是規定了值班值守人員的組成,由公司(廠、站、庫)負責人、部門、車間有關人員和應急人員組成;三是明確了企業主要負責人對落實本製度負全麵責任,倒逼企業主要負責人主動落實值班值守製度、主動履行值班值守職責;四是強調了主要負責人在執行本製度過程中的具體要求,如在國家法定節日、重大活動、極端天氣條件等重點時段,企業主要負責人必須按照不少於時段節點總天數的三分之一天數在崗值班值守,同時還規定,日常值班值守企業主要負責人每月不得少於5天,這一要求非常明確。之所以重點強調這兩個值班值守的時間節點,就是要徹底解決企業主要負責人長期不在崗、不在位,安全生產責任落實懸空的問題,抓住抓牢安全生產工作關鍵少數——主要負責人;五是明確了在數種高危情形下應當加強現場監護值守和巡查;六是細化了《值班值守情況日誌》填寫細節和交接班程序,解決“在崗不幹事,幹事不細致”的問題,確保24小時有人輪流值守、值守有事可做,能夠有效應對緊急事件;七是提出了檢查要求,危險化學品企業要“按照分級管理原則,將值班值守安排表報送各級應急管理部門”,“各級應急管理部門應采取四不兩直、暗訪督查、線上巡查”等方式對表對人實行檢查。

(五)《危險化學品企業主要負責人安全管理能力考核製度(試行)》

今年以來,省外危險化學品事故多發頻發充分說明,我國化工行業快速發展,但化工安全基礎薄弱,特別是化工人才嚴重不足,大量的從未有化工經曆的人轉行投資經營化工,導致危險化學品經營人員的安全管理領導力、安全意識、安全技術的瓶頸製約逐步顯現。如何有效破解部分危險化學品企業主要負責人不明風險、不懂化工、不顧安全、利益至上的現狀和錯誤觀點,強化培訓考核刻不容緩。根據《生產經營單位安全培訓規定》(原安監總局令第3號),製定本製度。

本製度共11條,細化規定了主要負責人培訓考核的12項更符合企業需求的內容,再次強調了主要負責人初次培訓和繼續教育必須達到的學時要求,重申了培訓考核紀律。本製度還創新了培訓方式,充分利用我省“互聯網+安全培訓”網絡平台,學員達到規定學時自動獲取培訓證明,再參加省、市應急管理部門每年分級組織的能力考核。規定了企業有四種情形之一的,企業主要負責人應主動申請培訓考核:一是在企業發生生產安全傷亡事故或者影響較大事故的;二是每年發現2次同類安全隱患突出問題的;三是各項檢查中發現存在生產安全事故重大隱患;四是主要負責人新任的。

同時,本製度還規定了考核的層級,省應急管理廳負責危險化學品生產企業主要負責人的考核,對市、縣級應急管理部門組織進行的考核對象也作了明確的要求;考核滿分為100分,80分以上為合格,體現了從嚴從高的標準;對於考核不合格的給予2次補考機會,補考不合格的,將其企業納入重點監管對象;建立健全企業主要負責人考核、培訓檔案,一人一檔;對於考核成績,及時在本級政府門戶網站上公示等具體內容要求,旨在不斷提升企業主要負責人的安全管理領導力,強化安全意識,落實安全責任,增強其安全生產法律法規意識和風險意識。



湖北3个888智安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備案號: